公益

主题: 董市赛龙舟 / 陈贻林

  • 春云百香果
楼主回复
  • 阅读:59396
  • 回复:0
  • 发表于:2022/1/7 12:00:4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枝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上图为作者陈贻林先生

作者简介:

陈贻林,湖北枝江人,194611出生,毕业于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1968年知青下乡到枝江市百里洲务农,同年任村民办教师1972年任中学语文教师,1979年任高中语文教师1985年调至百里洲教委办公室任语文教研员2003年12月退休。

现为宜昌市中学语言学会会员,枝江作协会员,湖北省农业厅特聘函授教师,湖北省优秀函授教师,湖北省盆景协会会员。近年来在《今日头条》发表散文2篇,北京四中《有鱼的语文课》公众号发散文3篇,在“湖北省荆楚网”发表散文1篇。在《枝江文史资料》杂志枝江作协公众号等共发表诗歌余首,发表散文70余篇。作品总字数15万字左右。

具体如:《步步升的景》《步步升的鞋》发表在《今日头条》上;《小小楼栋长》被湖北荆楚网转载;散文《美在覃家坡》等70余篇发表在枝江作协公众号上;散文《纤夫》等发表在《枝江文史资料》《董滩口》杂志上。诗歌《月圆梦圆》等90余首发表在枝江作协公众号

另在《岁月剪影》公众号上发表诗歌10多首

散文集《月圆梦圆》已付梓。



董市赛龙舟

作者 / 陈贻林

古镇董市有1800多年的文明史。我想尽我的微薄之力扒开一页,看看沉寂了60多年的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的情境;我想尽我的幼稚心力唤醒在九泉之下沉睡了数十载的故人;我知道,只有打开脑中记忆的闸门,才能如梦一般的见到彼时彼地鲜活的人和事……

仲夏之初的董市,火红的石榴花开,那是小姑娘的裙,那是各家商铺的红灯笼;杨柳婆娑,那是女人们的秀发,那是映射古镇的烟霞;沙洲上的蒹葭和树木,那是描绘古镇的壁画,那是一道守护古镇的青纱围帐。每逢端午佳节,人们包棕子,家家掛艾蒿,吊菖蒲。这一天最热闹的还是到长江边上去看赛龙舟。

赛龙舟,是董市镇人们最关注的一件盛事,也是一件佳节中的大喜事。这一天,一大早各个商家开始行动:有的张灯结彩,有的张贴对联,燃放鞭炮;有的把货品摆上街头,吆喝买卖。青石板街上人头攒动,如秦淮河两岸商埠的繁华与喧闹。董市江岸与董市沙坝之间是赛龙舟的天然黄金赛道。三月长江的桃花水已经涨过,四月的江水开始澎湃爆涨,五月初董市沙坝与南岸百里洲江面宽阔,大约是北岸的两三倍宽。南岸水流一泄千里波滔汹涌,北岸董市江水稍缓,只有西头的袁家嘴和东头的水府庙有几个大漩涡。这江面不正是赛龙舟的最佳环境吗?

其实,董市赛龙舟是从农历五月初一开始准备的。每年五月初一,各支赛队人马齐聚,将抽签得到的龙船抬到江边修整打点美容。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打点龙舟当然是第一位的。船底船帮由董市船队的工匠们仔细诊脉,仔细察验。船的各条缝都得填堵的严丝合缝,不能有半点瑕疵,发现问题及时修缮。

龙舟化妆,可增加龙舟赛的观赏性。船队请董市著名的油漆工匠匡天畗老师傅在船帮上用油漆将参赛的四条船漆成红、蓝、黄、白的四种颜色。船帮上还要画上各色的龙的鳞片,颜色鲜艳美丽,龙船栩栩如生。龙船的龙头安装好眼珠,龙须,龙角,一眼望去,那龙头虎虎生威,好生气派呀!每年五月初三左右,四个参赛队,有渡客的“划驳社”队,有货运“光辉社队”,有董市搬运队,还有蔬菜队。

船维修好了,由各队队长抽签定船,红、蓝、黄、白各得其所。接下来,龙舟到手了,各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经验的当然会在船底板上做点文章。船翻过来,底朝天,涂上鸡蛋清,干后再加桐油油一下,这样排水性好,航行得速度快;有的弄来黄泥巴,用水泡烂和稀让船底来回滑行几次,这样船底光滑了,航行速度也快。反正是千个师傅万个法,只要能加快航速便好。

红、蓝、黄、白四条龙舟都是32座仓的长舟,翘首翘尾,其型态如真龙般可爱。除32个划手外,有鼓锣手一至二人,“砍头者”一人(全舟指挥),艄公(舵公)一至二人。划手的桨约两米长,含桨柄;艄(舵)约五六米长,含舵把子。浆是动力,艄管方向。龙舟前行靠的是齐心协力,也就是“万众一心”!

五月初四,四个队上午开始训练,下午是热身赛。虽然是热身训练赛,观众也不少,江边站满了人。我们家是驾船的船工家庭,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船靠在岸边,离龙舟最近,也有街面上熟人到我们船上观看者。我们边看边聊天,其乐融融!龙舟上的鼓锣声,声声入耳,划手们的口号声响彻江面,时间过得真快,五月初五正式开赛在人们的期待中即将到来……我估计好多人那一夜可能在期盼中是一个不眠之夜!

每年五月初五那一天,董市江边早已是人山人海。我们家里的人是绝不上岸的,生怕看不清赛事。我站在船头,只见岸边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人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扶老携幼,穿红掛绿,也有人在人群中钻着、挤着、窜着。百里洲上的一些人也乘渡船过江来,一睹龙舟赛事的风彩。董市街上的男男女女,周边乡村的农民丢下地里的活计都不愿错过观看这一赛事的机会。

上午10时,四条龙舟都聚集在董市水府庙前。四条龙舟上的指挥在岸上的鞭炮声中拜过河神,拜过龙王,上龙舟前仓,举起一把船桨,听候主委会号令。划手们都穿着统一的服装,头上扎着青一色的头巾,脖子上系着一条白包毛巾,等待着出发的号令。那可是像勇士们即将上阵杀敌的气势啊!人人屏住呼吸,个个睁大眼睛,全神贯注,凝神聚力,准备出发!

不一会儿,只听得“轰,轰,轰”三声铳响!四条“飞龙”如离弦箭一齐出发,一时间锣鼓喧天,划手们口号声震耳欲聋。艄公把紧舵把,“砍头的”喊出:“一二、一二、一二”的加油声!岸坡上的人们绷紧了心弦,大声喊着“加油、加油、加油!”龙舟上的鼓手“咚锵、咚锵、咚锵!”使劲的敲打锣鼓。划手们手中的桨激起一米多高的浪花!浪花飞溅中,划手们如似天马行空,腾云驾雾般的飞奔,即使满头大汗也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速前进!”

对岸沙洲上有一面迎风飘扬的红旗。那是各队奋斗的目标旗,相当于今天的“夺标,”谁先抢到红旗,谁就胜利。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红蓝黄白四条龙舟相去并不是很远,差距也并不是很大。龙舟到江心后“砍头的”人要表演武功,或双手倒立,或单手倒立,或前滚翻,或后滚翻!“光辉社”的“砍头人”是我的三叔陈新祥,艄公是我爷爷陈启坤;他们是一对好搭档,配合默契,经验丰富。搬运队里的艄公是我叔伯外公龚一卫,“砍头的”人名字忘了。一般情况下,就是这两个艄公亲家比试较量,赛场上是不讲亲家不亲家的,各为其主呀!

红龙舟是“光辉社”船队的,白龙舟是搬运队的。这两条龙舟终于一跃而起,在争夺第一的路上狂奔,其余两条龙舟并不势弱,你追我赶!当时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啊!岸边的观众不时发出阵阵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只见人头攒动,群情激昂,万众欢腾……

眼看红白两条龙舟转瞬间就要抵达红旗标杆了,距离好像不相上下。此时此刻,只见三叔在红龙舟船头纵身一跃,跳到江水里,手脚并用快速游到沙洲上,跑向标杆,拔下旗杆当空挥舞红旗。这是一次多么扣人心弦的创举啊,那种胜利凯旋的激动涌上心头,化着了玩命的旗舞!他高喊:“我们胜利了!光辉社胜利了!”岸边的人群也欢呼雀跃!好像他们参加了比赛一样的兴奋,一样的快感!一场惊心动魄的龙舟赛就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在欢庆胜利的鞭炮声声缓缓落幕了!

听我的老辈人讲,在枝江只有董市古镇才是赛龙舟的最佳地方。据传说董市是"龙头”,江口是“龙尾”。龙行靠龙尾摆动,龙头只管方向。他们说,江口赛龙舟易出海损事故,江口一直很少有赛龙舟的赛事。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晚期,董市赛龙舟的传统习俗被当着“四旧”停下来了,直至今日也从未进行过龙舟赛事。我只有遗憾,只有遗憾!但愿有一天,人们一觉醒来,重新能见到那赛龙舟的盛事再起,那欢腾的场面能够再现!我期待着,期待着……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