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主题: 吕云洲:愚叟手术杂记

  • 老农
楼主回复
实名认证会员论坛巡视员铁杆网友论坛版主论坛高级顾问论坛首席
  • 阅读:61655
  • 回复:2
  • 发表于:2022/1/4 11:15:0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枝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愚叟手术杂记

                                       吕云洲


愚病疝有年,而非沉疴。初,尚无大碍,尤须骑车荷孙以游,故拖延未治。今岁入秋,夫人携孙赴汉,伴孙入园,早送晚接,当以十载为期,余自闲焉。余以此为久居空巢之始,且疾有加重之势,刻意弗告亲友,独自入医馆,以疗疾为要,兼体孤寂之情。

欲入枝邑久副盛名之中医院,其门难登,非扫码莫入。经扫码测温无异常,方准入。迨至住院部,非核酸检测莫入。既检,须隔离待判其阴阳属性后就诊。于是居单间,水食专递,门禁甚严,不得自由出入。徒墙白壁,起居于斗室之内,似有身陷囹圄之感。细思此举,当瘟役在染,举世人人自危之际,惟我华夏严控,拒之国门之外,善政也无双。余受小拘,待良医切脉问诊,情之所愿也。

尚在核酸采样之前,护士小林特意嘱余,遇事径按呼叫器,随叫随到,值守同事决无怠慢。闻其言,余似有宾至如归之感。主治医生小田随后助余加微信内码,俾一机在掌,即可“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以闲度独居时光。愚得意外之惠,身心俱佳,疾似烟消云散矣。

余喜极,既入室,卧床与亲友微信聊天如常,古今中外、家长里短依旧。惟有相约小聚者,则称人在汉护孙,不言病痛入院之事,以免扰人。适有英杰学校立校廿载庆典之邀,亦如法炮制。斯属不实之言,然余用心无过,人知其情,似可见谅。余以撰小文故,间或忝列雅集。今者人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何其悲哉!

次日午时,护士道喜,余之核酸检测结果属阴性,可转房待治。余欣然转至十室。该室两床,入住止某一人,卫浴、桌椅等一应俱全。趋进则摆放日用之物,然因余颇欢畅,不慎失手,将洗发水抛洒一地,如芳妍乍放,满室添香。余自庆幸道:“依旧单间,依旧双数,大吉大利,甚好甚香!”以愚之见,盖因冠疫肆虐,行封闭隔离之法,起居受限,除急不可待者外,常人能忍则忍,故来施行手术者无多,方有闲空之位。余偏爱冷清,图大自在,而恰逢其时,正合我意也。

经化验、影像等常规检查,方知肾、胃、胆、血压均有恙而前不察,然尚不危及生命,手术无妨。田医生至,告知手术方案,通释为补漏之术,征求微创、常规手术之选。余实言相告无知,托其任选一种即可,终选常规之术。签知情同意书,告知人之个体有差异,有复发、排异之可能,云云。余阅后签名,自担风险,成败不怨他人。家属签字缺席,余代签其名,看似从容,实则内藏几许孤苦。

傍晚,护士持手术服入,示余明朝手术之前必穿。余试穿并立此存照,观其条纹如斑马,肥大如风衣,平生未之有也。着此奇装,不由悲从中来。人生一世,草活一春,诸事尚未毕,不虞凋零已至,此心不已。翌日,余四更即起,洗脸刮面,端正仪容,不留病态于术前。谚云“虎死英雄在”。禽兽尚且如此,况我人乎!

行至手术室门前,护理工阮先生戏言:“人既至兹,无论贵贱,皆立入此门,卧出此门,身不由己也。”余强颜一笑,仰卧于手术台上,医生随即将余之双手束于两侧,行“绑架”之势。在无影灯笼罩之下,余心生一丝离别之念,恐麻醉之后不复觉。蝼蚁尚且贪生,为人何不惜命?麻醉师似识余之虑,好言慰藉,号为腰麻,上半身知觉仍存。一针入脊,谈笑间下肢麻木,不得动弹。田医生于问候中运刀入腹,娴熟如囊中取物,不足一时辰,缝合如初。通观其事,慨然而叹:医乃仁术,医人之疾,亦医人之心也。其术虽伤体肤血肉,而实则如蚊虫叮咬,平和如斯,享天之福也。

入夜,麻药浙消,腹部胀痛,且愈痛愈剧。阮先生见多识广,习以为常,嘱余心想他事,切勿贯注痛处,待旦自会向好。别无他法,默诵唐诗“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纵有风花雪月浮现,然难掩腹中之痛。转而忆及孙女呀呀学语之幼稚态,似入幻境。岁半之时,其“哥哥”“多多”难分,“果果”“朵朵”莫辨,“裤裤”“兔兔”混为一谈,令人喷饭。孙女实则正音年余,此乃旧事,不觉窃笑。尚有攀高枝、入鸟巢、踏波而行诸多异想天开之事,莫不历历在目。移情之术若是,可治形骸之痛,余亲为之,确有其效也。

挨至天明,症状趋缓。举目所见,上为承尘,下为病床,未免心生凄凉。然此情此景,均为余之预设,绝非他人所迫。聪耶愚耶,是耶非耶,存之不论,论也无益。余自念早逾花甲,载负病之躯,于入膏肓之前自演,人情冷暖悉知,心中朝夕有数,以便主张后事。辗转反侧,深思养老之策,以为余生之谋。今之所见,居家养老、入院养老、结伴养老均有利弊,愚智所共知也。余以为,体力尚可,居家自理为上。人已无力自理,则入可养可疗之处为妥。居此之所,饮食无虑,小疾可治,大病可拖,若遇三两同道同趣,此生足矣,夫复何求?

术后次日,遵医嘱应稍事行走。余颤颤巍巍下床,扶栏而行。欲开窗透风,然其半开半合。之前传言不虚,此乃防病人轻生,致不得容身。此情入室即知,然无措意视之。术后心绪不宁,睹物思人,百般滋味莫名而来。进而衍生诸事,臆想卧榻之上,频走故人。人生无常,接力而已。今榻在人去,正所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凭窗远眺,街市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梧桐树丛,雀跃于高枝,宛啭啁啾,其声动人。而今之势,余为笼中之鸟,鸟为自由之神。一鸟飞临庭院华佗雕像之顶,面余而悲鸣。余不识鸟语,疑为医圣鸣不平。医圣尚难自保其命,况我凡夫!

世人有有神论者,亦有无神论者,余无辨别之力,徘徊于有无之间。若确有六道轮回,不如化作尘埃,一了百了,永无冤冤相报,亦为极乐。若不意损福折寿,所不舍者为老母尚在,余不得先行。孙女尚幼,随余下乡采野菜,上山观候鸟,两年有余,亦在所不舍。今彼初入幼儿园,适余入院之际。余于病榻得知,小公主入园挥手致意,与其祖母道别,从无啼哭。游戏、舞蹈心领神会,师频嘉勉,其额头之上红花朵朵,逢人便自夸。余对其疼爱有加,益助其力。

医院食堂菜肴颇丰,然以荤腥为主,几无纯素。余术后厌油,偏爱面食,晨粥一盒,馒头三个,食一留二,中晚以自带牛乳随进。非惜钱也,实乃寡淡之欲也。偶取一盒肉鱼,难食其半,多半废弃,甚为可惜。余欲食青菜,然谱无此专项,只得作罢,待出院之后加补。虽则不如意事常八九,饭菜不相宜,情理之中也。而思向时居家,荤素由人,不意今一素难求,不禁唏嘘。当身处厄境,方知物之贵贱,适用为上。

余无先谋,始觉如厕不便,嘱护工阮先生下楼采坐椅,然守门护士不允。田医生闻知,拨冗代办,余欲付赀,曰:“区区小事,何足道哉?”贤医破费虽小,然其情至深,令人叹佩。人在患难之时,一事难求,而事事如意,心如花放,虽病犹健。得此坐椅,自觉方便,心生大欢喜,则令阮先生提前半日离去,而原定两日酬金不减。

各病室之内,或坐或卧,面容多憔悴,甚或呻吟。走廊之中,或扶墙而行,或拄杖挪步,或假轮移位,三三两两,一如伤兵撤离。人各有别,家境各异,抑或内藏诸多隐情,不便探问。余揣度,病人者,得病之人也。当其未病之时,或生龙活虎,或精明过人,与今判若两人也哉。人食五谷,百毒从焉,而身非铁石,岂有不朽之理?谚云“病来如山倒”,诚不我欺也。当此时也,护士怜悯,有点头致意者,有见机查温者,有嘱戴口罩者,方略显生气。

出院之晨,现好友一帖,内有“兄台别来无恙”问候之语。余信手回曰:“吃得喝得,懒得动不得。”正调侃间,七旬清洁工老妪入房拖地,其身手敏捷,来去如风,真神人也。日所得不过五六十,然其兴不减,逢人必问候,亦问余复原否,饮食何如,云云。日日有其良言相送,满楼呈祥,众人病好三分矣。

先是,入院之后方告夫人,伊愕而婉责曰:“汝何苦来哉?吾居家之际何不入院?”余曰:“余不敏,欲体孤独之苦,为益衰而先试之。”又言其含饴弄孙,不得闲暇,在也无济。且孙女未种疫苗,携其往返探视,新冠感染几率陡增,其害潜在,不可不慎。余嘱其莫告亲友,勿扰他人。夫人应允。孙女于视频中问候“爷爷好否?”余将多个自录日常视频发供孙观,屡报平安。孙女点其初入园视频发余,情景再现,不胜快慰。虽远隔万水千山,亦犹身处一室,尽享天伦之乐。子妇随问再三,拟归省,虑及舟车不便,且空误时日,为余所拒。子木讷至无语,或藏情于心,未可知也。

失踪多日之后,余双手携行李,于秋叶飘落中颠跛回寓。邻居见状,问“近日胡不归?”余言外游,偶染风寒,周身不适,旅程尚未尽,方打道回府。众未见亲友随护,信以为真。亲友非不护也,实不知也。待其知时,余疾已平复。或怨余讳莫如深,余实情相告:老龄社会自吾辈起,忠孝不胜其重,老者人自为战,居安思危,有备无患,方可度此风烛残年。

启钥入室,摆设依旧,而人尽散去,不免心酸。携回四套未浣之衣,置于洗衣机之腹,待康复而后理。启冰箱,空空如也。人疲极,无力生火举炊,则以面包、糖果充饥。至阳台,久不浇水,花草始枯萎。嗟乎!草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作者简介:吕云洲,号退思斋主,生于1957年;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三峡文化研究会会员、宜昌市楹联协会会员、枝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枝江市政协《枝江文史》期刊主编;著有长篇小说《黄柏之恋》(改编成剧本后刊登于《今古传奇》2021年8月号、散文集《耕读横溪》等;编有昌明大师纪念文集《甘露》《为引源头活水来》《枝江文史》等;《玛瑙河赋》载《中华辞赋》杂志2017年第6期,《枝江赋》载《中华辞赋》杂志2017年第12期,《宜昌赋》载《速读》杂志2019年第2期,又于2019年2月16日载《三峡日报》,《金湖赋》于2019年7月3日载《三峡晚报》,《宅封记》载《速读》杂志2020年第2期,《梦游桃源赋》载《中华辞赋》杂志2020年第7期。

感谢《文思》编辑老师采用拙作!这本杂志是全球唯一文言、繁体、竖排、倒念的纸质双月刊,其独特品位自不用说。这篇小文是本人在住院期间,躺在病床上闲着无事,用手机打写的初稿,出院后整理成文的。患病住院是不幸的,但是能在患病治疗期间,记下这段既有病痛折磨,又有温馨相助的体验,自我感觉良好。《文思》杂志在今年首期发表小文,一字未改,且有丰厚的稿酬,是送给本人新春的第一份大礼,给我带来了莫大的愉悦。我会将这段难忘的经历铭记在心,尝试用古老的文言文写出更多的具有现代生活气息的文章,力争化古老为神奇,来感恩《文思》的厚爱!还要感恩医生和护士们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使我成功体验了一次没有亲人陪伴,胜似亲人陪伴的人生特殊寄寓!也是因为有了这种际遇,才成就了这篇小文。感恩一如既往地关心我的读者和亲友!现在打油调侃一下:

生活还要继续,

病患如影随行。

惟有斯文尚在,

危机可转好运。


  
  • 老农
楼主回复
实名认证会员论坛巡视员铁杆网友论坛版主论坛高级顾问论坛首席
  • 发表于:2022/1/4 11:17:59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感谢《文思》编辑老师采用拙作!这本杂志是全球唯一文言、繁体、竖排、倒念的纸质双月刊,其独特品位自不用说。这篇小文是本人在住院期间,躺在病床上闲着无事,用手机打写的初稿,出院后整理成文的。患病住院是不幸的,但是能在患病治疗期间,记下这段既有病痛折磨,又有温馨相助的体验,自我感觉良好。《文思》杂志在今年首期发表小文,一字未改,且有丰厚的稿酬,是送给本人新春的第一份大礼,给我带来了莫大的愉悦。我会将这段难忘的经历铭记在心,尝试用古老的文言文写出更多的具有现代生活气息的文章,力争化古老为神奇,来感恩《文思》的厚爱!还要感恩医生和护士们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使我成功体验了一次没有亲人陪伴,胜似亲人陪伴的人生特殊寄寓!也是因为有了这种际遇,才成就了这篇小文。感恩一如既往地关心我的读者和亲友!现在打油调侃一下:

生活还要继续,

病患如影随行。

惟有斯文尚在,

危机可转好运。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