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主题: 足部护理师/ 陈贻林

  • 春云百香果
楼主回复
  • 阅读:62517
  • 回复:0
  • 发表于:2021/12/17 17:56:01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枝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上图为此文作者陈贻林先生

作者简介:


陈贻林,湖北枝江人,194611出生,毕业于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1968年知青下乡到枝江市百里洲务农,同年任村民办教师1972年任中学语文教师,1979年任高中语文教师1985年调至百里洲教委办公室任语文教研员2003年12月退休。

现为宜昌市中学语言学会会员,枝江作协会员。近年来在《今日头条》发表散文2篇,北京四中《有鱼的语文课》公众号发散文3篇,在“湖北省荆楚网”发表散文1篇。在《枝江文史资料》杂志枝江作协公众号等共发表诗歌余首,发表散文70余篇。作品总字数15万字左右。

具体如:《步步升的景》《步步升的鞋》发表在《今日头条》上;《小小楼栋长》被湖北荆楚网转载;散文《美在覃家坡》等70余篇发表在枝江作协公众号上;散文《纤夫》等发表在《枝江文史资料》《董滩口》杂志上。诗歌《月圆梦圆》等90余首发表在枝江作协公众号

另在《岁月剪影》公众号上发表诗歌10多首




上图为修脚师傅正在为顾客修脚

足部护理师

文图 / 陈贻林

大雪节过了好几天了,寒风徐徐。今天清晨,天空中有些灰黄的浊云,街道上的梧桐叶落得差不多了,人们早已换上了冬装,梧桐却脱光了身上的衣衫,当起了不畏寒冬的好汉。这时,我的任务是到枝江医养中心去看望我的老友,身体羸弱最怕冷的胡先生。天冷了,多日不见,心中牵挂呀!

我戴上口罩,扫码进入大厅。胡先生早已迎候在那里,我们径直来到他的房间。我们之间的友谊虽难比俞伯牙钟子期《高山流水》之情,但也算是无话不谈的至交和挚友。我们老人最多的话题是健康。我关切地问道,“你住在康养中心情况怎样,身体如何?”他说,“中心的医护人员和护工待我们似亲人,他们都很敬业,对我们老人照顾很周到,我很满意。”

说到身体,他哈哈一笑:“老伙计,我身体你还不知道吗?现在的状况是脑壳有脑梗,心脏有支架,眼睛泪腺堵,手背老年斑,脸上皮打皱,全身就是毛病,就是一双脚还好。我有一双好脚!不信你看!”

他索性脱下鞋袜,抬起一只脚。只见这只脚,真是白干白净的,光溜溜的。他微微一笑道:我除了这双脚,身体其它部位都有问题。我这双脚,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它像小孩子们的脸,又白又嫩,像女人们涂了膏脂的皮肤,软软的,有弹性,有活力。他挺幽默,说得我哈哈大笑!

“你为什么脚这么好?”我有些疑惑。他说,就两个字“保养”。他接着兴致很高地聊起来:“我的这双脚得感谢一个修脚的师傅。我每个月在她那里修一两次。她很耐心,很仔细。她常对我说,养脚要跟护脸一样,经常保养对全身都有好处。脚是人的第二心脏,保养好了全身血脉通畅,走路轻松。平时热水泡泡脚、修修脚对老年人的确有好处。我已经在她那里修了好多年了。”

他劝我道:我建议你也去她那试试,修修脚,健健身。我向他打听了具体位置,还是想试一试,因为我的左脚小指头上有一个“鸡眼”。快十一点了。我向他道别,他把我送下了电梯……

下午两点多钟,我骑上自行车,找到那家修脚店。看见一位修脚师傅正在给一位男士修脚。她低着头,一手扶着那位男士的脚,一手握着修脚刀正全神贯注地忙着。看那样子,她50岁上下的年纪,中等身材,偏瘦,很精干的样子。我进店打了招呼,她微笑着点点头,示意我坐下等候。眼前,这屋子面积大约十三四个平方米,正面有一个简易的三人沙发。东面是一张抽屉,旁边有一个小水池,几个开水瓶子装满刚刚烧的开水,西面两把大靠背椅,还有供修脚用的搁脚用的家什。刀具药品等放在正中间的专用小工具箱上,操作起来蛮方便的。她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工作。不一会那人修完了,付了钱,走了。她热情地目送着他,脸上露着甜甜的,胜利的微笑。

我说,师傅帮我修修脚吧!她立马端来小木盆,套上一张新塑料袋,倒上凉水,兑好开水,用手试试温度,让我泡泡脚。她说,请您等待20分钟吧!这倒是个好机会,我聊起了她的工作:师傅,您干这个行当有多少年啦?她说,不多,才20多年。我说,您给我讲讲修脚的故事吧!她点点头,给我讲述了下面的故事。

她思忖片刻,娓娓道来:我们这一行,一般人瞧不起的。但世上的事,三百六十行,总得有人干,为大家服务,我开心。我遇见一位从北京带孙子回枝江的张奶奶。她的右脚大拇指甲长得怪怪的,厚厚的,里面疼痛难忍,来店里修脚。泡了20分钟后,我观察了一会,开始慢慢修,慢慢修。只见指甲缝里化脓了。我仔细再察看,轻轻地用棉签把脓清理干净,涂上消炎药。过了几天,我帮她再修修,再上消炎药。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理,她的脚终于弄好了。她感激得不得了,一下给我一百元。我怎么能收这么多钱啦,我还是按常规收费,这是规矩哟。职业道德还是比金线更重要!我听完她的述说,我说,您是一个敬业的好人。以后,我不想叫你们“修脚工”了,应该叫“足部护理师!”我说我写篇文章,为你们这一行正正名,你们就叫“足部护理师”!她会心地笑了。

我问道:“在您这里修脚老年人多吗?”她说:“主要是老年人。老年人饱经苍桑,年纪大了,皮脂少了,脚后跟皮肤又厚又硬,脚掌茧子厚,一走路就疼。有的人还有脚气、灰指甲等一些毛病,不修不理,行走不便。”她接着讲了一位106岁老大爷修脚的故事:大爷老家在问安镇,他是一位退休老干部。您莫看他年纪大,但头脑可清晰了。他老人家有两个儿子,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我这里泡泡脚,修修脚。他说很舒服,也很舒心。有时大儿子开车送来,有时小儿子开车送来。两个儿子都很不错,对老人孝顺。进我这个店里有几步台阶,上来都是他的儿子慢慢扶起来,修完了再搀扶下去。我时常也出手帮帮他们。老大爷的脚指甲厚厚的,还有灰指甲,修起来麻烦,经常修完了还得涂抗真菌的药物。每次修理完了,老大爷总是笑咪咪的,很满意,很开心的。儿子每次要付款,他总是谢绝。如果儿子付 ,是多少钱,他就硬给儿子多少钱,他老人家是不随便用儿子的钱的。这位慈祥可爱的老大爷,今年好久都没有来修脚了。据我打听,他老人家已经走了。虽然他不是我的亲人,但我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思念……

她讲的故事,我听完了,我的脚也修完了。还好,我的脚没什么难修的,她大约修了一二十分钟吧!我这个人一生没做过官,没干过什么大事。我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教育工作者。我喜欢跟社会上的寻常百姓交往,与她们交往,感受我们寻常人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方式,用我的拙笔写写他们,我很开心!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也许他们都不是“状元”,但他们的工作和人品值得我敬重,我要为他们讴歌!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