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主题: 铁血傲梅映凤台(中) 王晓芸

  • 岁月如歌
楼主回复
实名认证会员论坛版主铁杆网友
  • 阅读:59498
  • 回复:6
  • 发表于:2021/7/1 17:51:42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枝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铁血傲梅映凤台(中)
                                     作者 王晓芸

         七、参加进步组织,坚定革命信念


湖北武昌,是新思想的发源地之一,尤其是五四运动之后,新思想更是蓬勃发展。1921年3月,龚梅芳考入湖北省女子师范学校,走进校园,龚梅芳就剪掉了长发。

求学期间,她受到了学校老师陈潭秋等人的革命思想熏陶。随后,又加入了学校组织的妇女读书会、湖北女权同盟会等进步组织,学习和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参加反对封建礼教的学生运动,在斗争中迅速地成长起来了。

1922年3月,龚梅芳参加了由武汉的党组织直接领导的学生“闹学潮”运动。当时,湖北女师校长王式玉思想保守,抵制“五四”以后出现的新文化、新思想。为了正确引导青年学生,打击封建势力,陈潭秋等人先后到该校任教,向各个学校的学生们宣传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介绍马克思主义学说和妇女解放、男女平等思想,反对贫富不均和腐朽的教育制度。

这些新文化、新思想听得龚梅芳热血沸腾,作为进步学生的骨干,她积极投身这场学潮运动之中。“女师学潮”取得的胜利,一时震动了整个武汉,这是武汉青年学生向封建教育进行的一次不屈斗争,它有力地推动了湖北地区学生运动的进一步发展。


参与请愿结束后,龚梅芳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了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她急切地想见到表哥,觉得自己有许多话要对他倾诉,这是作为革命者的她和他的第一次会见。刚见面,她就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向他叙述了闹学潮的经过,还娇嗔地抱怨陆岗松:“这么声势浩大的学潮运动,你作为革命的领导人怎么会不去参加呢?”

陆岗松用赞许的目光望着她,呵呵地笑着默认了她的抱怨,他没有向她说明自己实际上是那场斗争的策划组织者之一。他平和地听她谈论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共同点和不同点,谈论轰轰烈烈的各地的人民革命热潮。她说:“一想到胜利的那一天,我就激动不已。”陆岗松也以肯定的语气说:“是的。革命的胜利指日可待。”

这是一个初夏的午后,温暖的阳光映照在这两个踌躇满志的年轻人的脸上,陆岗松牵着龚梅芳的手,穿过学校门前那条长长的林荫道,临别时,表哥深情地对龚红梅说:“好好读书,多参加社会活动。世道不太平,自己多加小心。”龚梅芳叮嘱表哥:“你也要多保重。”

龚梅芳走过了这条林荫道,转弯时依依不舍地回望了一眼,只见陆岗松还站立在树下,望着她挥手告别。这一次见面,龚梅芳更加仰慕陆岗松的才情与稳健。同时,在她的内心深处, 升腾起了对表哥更深沉的依恋与爱意。

 
    八、陆岗松参与闹工潮,血洒江岸车站


京汉铁路纵贯河北、河南和湖北三省,是连接华北和华中的交通命脉,有重要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意义。京汉铁路的运营收入是军阀吴佩孚军饷的主要来源之一。这个时期,军阀混战,列强入侵,他们肆意压榨剥削劳动人民,侵犯工人的劳动权与自由权。

陆岗松在林育南、林祥谦、施洋等领导下,在武昌徐家棚铁路工人区创办工人夜校,传播马克思主义,号召工友们团结起来进行斗争。在军阀残酷的压迫下,工人们发出“军阀刀鞭沾满血,工人何时能出头”的愤怒呐喊。革命的火种自此点燃。

1923年1月28日,天低云暗,特别寒冷。北风呼啸,枯黄的树叶纷纷飘落,光秃秃的树枝,在寒风中战栗着。 陆岗松和龚梅芳走出校门,拐进一处避风小巷。陆岗松双手揽过龚梅芳的肩头,怜爱地看着她的眼睛说:“梅芳,这几天,我要去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就回家完婚。”龚梅芳第一次听到表哥说“任务完成了就回家完婚”的话,她惊喜万分,望着表哥羞涩地点了点头。

陆岗松从藏青色制服的口袋里抽出一支钢笔,放在龚梅芳的手心,他表情凝重,一字一句地接着说:“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一定不要悲伤,要勇敢地跟着组织继续前行。”这样的离别,之前他们也经历过多次。每一次离别,表哥也是这样叮嘱她的,但每一次表哥都是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她的身边。

望着表哥严峻的神情,龚梅芳的心里不由得颤悸了一下,直觉告诉她这次离别与以往不同。她的眼眶湿润了,渐渐地泛起两汪晶莹的泪水。龚梅芳眨了眨眼睛,泪水便溢流下来,她一把抓过表哥的胳膊,声音止不住地发颤:“岗松哥,你一定要好好地回来,我等你!”   

陆岗松张开双臂把龚梅芳紧紧搂在怀里,龚梅芳依偎在陆岗松的胸前,听着表哥“咚咚”的心跳声,她感到无比的幸福,同时又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与担忧。龚梅芳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和表哥见面竟会是诀别,这个拥抱,就是表哥留给她最后的温暖。

龚梅芳把表哥送给她的钢笔紧紧地攥在手心,陆岗松掉头迎着凛冽的北风大步朝前走去。突然,他转过身来,眼里闪现出依依不舍的柔情,向着龚梅芳挥手告别。表哥的眼神永远定格在了龚梅芳的记忆深处,那眼神也激励着她坚定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一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息。         

1923年2月1日,党组织领导下的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会在郑州召开成立大会。陆岗松作为武汉30多个工会的代表之一参加了这次大会。2月4日9时,汽笛怒吼,冲天长啸。一阵震耳欲聋的汽笛在武汉江岸上空骤然响起,工人们听到罢工信号,一致行动。他们熄灯灭火,关闸刹车,拆埋机器零件,中断通信。这就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震惊世界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2万多名工人参加了这次大罢工,让长达1200公里的中国南北交通大动脉——京汉铁路全线瘫痪。

2月7号的汉口,天气异常寒冷,房顶、树上、路上都被白雪覆盖着,刺骨的北风不停地刮着,发出尖厉的呼叫声。沿途的军警荷枪实弹,关卡层层。在党组织和总工会的领导下,罢工有秩序地进行。纠察队员戴上臂章不顾敌人刺刀、棍棒的威胁,冲破反动军警的阻拦,维护罢工秩序;工人结成队伍,浩浩荡荡涌向街头。“为争自由而战!”“为争人权而战!”“打倒军阀!”激昂的口号震天动地。

罢工刺痛了反动当局。2月7日,在帝国主义列强支持下,吴佩孚调动2万多名军警对汉口、郑州、北京等各地罢工工人血腥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京汉铁路总工会就设在江岸,这里成为了军阀屠杀的重点。2月7日下午,军警以谈判为名,派出全副武装的军队包围总工会,并开枪屠杀,鲜血染红了工会门前的场地。陆岗松不幸身中三弹,壮烈牺牲,鲜血染红了白皑皑的江岸大地。

江岸惨案后,湖北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但是,坚贞不屈的共产党人,并没有被敌人的屠杀所吓倒,他们擦干了血迹,继续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战斗。

 
     九、继承遗志,继续前行

表哥牺牲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龚梅芳正在和徐全直领导下的“妇女读书会”的成员们一起,联络工人和学生,组织慰问队到江岸慰问罢工工人。噩耗传来,龚梅芳顿时悲痛欲绝,泣不成声。

同为“女师”学生的徐全直,早已跟随着陈潭秋全身心地投入到妇女运动和工人运动之中。此时,徐全直心痛地抱着龚梅芳,替她擦干了眼泪,坚定地说:“别难过了,革命总是会有流血牺牲的。我们要为推翻这个万恶的旧世界为之努力奋斗!”(1934年2月的深夜,共产党员徐全直,因叛徒出卖,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

在大罢工的紧张日子里,龚梅芳积极参与妇女读书会和女权同盟会组织的募捐活动,为了解决罢工工人生活上的困难,她把自己的衣物和日常生活中节省下来的钱全部捐献出来。2月4日,举行总罢工那天,加入到徐全直带领的一支女工队伍,参加了在刘家庙召开的武汉人民声援京汉铁路罢工慰问大会,会后又参加了游行。2月7口,当大批军警包围江岸工人俱乐部时,龚梅芳毫不畏惧地与工人纠察队一起,同军警进行拼死的斗争。为减少损失,在陈潭秋的说服下,才和徐全直她们坐上一只小船回到了武昌。龚梅芳经过女师闹学潮、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斗争,特别是经历了表哥的牺牲对她心灵的强烈震撼,这些严峻的考验让她迅速成熟,也更加坚定了她对革命的信念。

龚梅芳白天在学校念书,夜晚,她和徐全直一起到工人夜校上课,经常和工人谈心,介绍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英勇事迹,号召工人们团结起来坚持斗争。她深入到纱厂、烟厂和女工交朋友,体察女工们的思想感情,了解女工们受压迫剥削的痛苦,帮助女工组织识字班,学文化。

同年6月,龚梅芳加入了“武汉妇女协会”,当她看到宣言中“促进妇女地位,谋妇女的健全人格”为奋斗目标时,这句话如一道闪电,照亮了龚梅芳的心田。她决定返回家乡,帮助家乡的姐妹们摆脱封建礼教和婚姻的迫害,反对歧视妇女,使女性同胞获得应有的社会地位和权利。

龚梅芳的想法得到了徐全直的大力支持,她说:“数千年的封建社会,各地摧残妇女的情况相当普遍,妇女一直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她们没有参政的权利,没有受教育的权利,没有参与社会活动的权利。我们要共同努力,让我们的女性同胞都要有尊严地活着。”

 
       十、返乡任教,播撒革命的火种

1925年2月,瑟瑟北风中的汉口码头,春寒料峭,阴雨绵绵。龚梅芳带着藤编手提箱,怀揣着陆岗松留给她那支珍贵的钢笔,登上了回家乡的轮船。回望码头上熙熙攘攘送行的人群,她似乎看见了表哥陆岗松那张年轻的脸庞,正微笑着向她挥手致意。  

“呜~呜~”,一声长笛,轮船缓缓驶离了江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触景生情,龚梅芳不由得想起三年前和表哥一起来到武汉的情景,想起了学校的生活,想起一起并肩战斗的同学们,又想到今儿,自己形单影只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这里禁不住潸然泪下,她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永别了,亲爱的表哥!再见了,母校的同学们!  

 站立在船头,迎着似剪刀般的春风,望着滚滚东去的江水,龚梅芳脑海里蓦然闪现出一首陈与义的诗词:“二月巴陵日日风,春寒未了怯园公。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一朵海棠尚能傲然独立于风雨中,那么坚韧不拔的梅花,就更应该有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精神。想到这里,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表哥重托、学长徐全直临别时的嘱咐,她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无穷的力量。

时代就这样选择了龚梅芳,她也抓住这个机遇,把握了自身的命运,并挺身而出,肩负起了引领家乡妇女解放的先锋之责。

回到江口镇的时候,天色已晚。小弟龚家鹏站在岸边微笑着迎上前来接过姐姐的手提箱。离家时家鹏还是个懵懂少年,几年不见,幺弟已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

久雨初晴的夜空洁净清爽,繁密的星星一齐闪烁,星光给凤台村单调平坦的原野洒下了几分妩媚和柔情。龚梅芳和小弟就着漫天的星光,沿着沮漳河边的小道走着,她贪婪的呼吸着家乡清新的空气,那泥土携裹着青草的清香令她心情愉悦。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久别的母亲了,龚梅芳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咿呀”一声推开熟悉的家门,看见坐在灯下的母亲,龚梅芳扔下行李就向着母亲奔了过来,几年不见,母亲的头发花白了,额头、眼角布满了细密的皱纹,愈见深沉也愈见慈爱了。母亲爱怜地抚摸着龚梅芳的脸,喃喃地说:“我的梅姑长成大姑娘了,越发水灵好看了哦。”

大嫂端来几样家常小菜,一家人边吃边聊,大哥龚家轩坐在八仙桌的上方,俨然一副家长的做派,他问龚梅芳这次回来有何打算?龚梅芳如实地跟大哥汇报:“早在武汉的时候,就已经以信函的方式应聘为县立江口初级中学教员了,过几天就去任教。”

龚家轩忽然意识到作为兄长的责任了,他说:“梅姑,你可得注意啊,而今当先生了,你就要好好地教书。枝江也不是太平的地方,你一个姑娘家,少抛头露面,不要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把你拉扯进去了你还不晓得咧。”

龚梅芳经过几年的锤炼,特别是经历了表哥的牺牲那种肝肠寸断的悲痛,她成熟了,也更稳重了,已不再是那个和大哥争吵的小姑娘了。她不反驳也不赞同,向大哥大嫂笑了笑,算是对大哥忠告的回答。

和母亲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老人家自然免不了会关切地询问女儿和陆岗松的婚事,这是龚梅芳最不愿触碰的话题,但她必须和母亲讲明实情。龚梅芳向母亲平静地讲述了表哥牺牲的经过,母亲惊愕地半天说不出话来,继而发出一声压抑地悲凉的哭声:“我的儿啊,你的命可真是苦啊!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啊,你今后该怎么办呐?”从母亲的哭声里,龚梅芳当然能听出母亲既是为她的侄儿的离世悲痛不已,也是在为她的女儿以后的人生道路担忧发愁。龚梅芳含着泪,尽可能用母亲能听懂的语言安慰她:“妈,您都想不到那个地方的工人有多苦,有多累,又有多穷。表哥就是为了他们有衣穿,有饭吃,孩子们都能上学读书,才组织工人们上街游行被坏人打死的。表哥是个好人,他是英雄,我们永远都会记住他的。”

龚梅芳替母亲擦干眼泪,柔声细语地说:“妈,表哥牺牲的事,我们先别告诉舅舅和舅妈。大哥要再催我出嫁,您老先替我挡着,从表哥牺牲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打算再嫁人了。这世道会变的,姑娘家也是能出去工作的,您别为我担心,我能养活我自己。”母女俩相拥一夜无眠。

第二天吃过早饭,龚梅芳辞别母亲,忐忑不安地来到问安镇看望舅父舅母。龚梅芳的不期而至令陆先生又惊诧又喜悦。陆先生在后院吃罢午饭正在药铺坐诊,看见迎面走来一位风姿绰约的女洋学生,齐耳的短发乌黑发亮,上穿一件月白色的短袖衫,下穿一条蓝色的折叠裙,一双圆口青布鞋,齐眉的刘海下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笑着叫了一声“舅舅”。陆先生说:“梅姑呀,你不叫舅舅,舅舅还真不敢认你咧!”陆先生领着龚梅芳折身走到后院来,悄悄地说:“你先别叫舅妈,看你舅妈能认得你不?”说着抢先一步走上台阶,对着里屋喊了一声:“来客人咯。”舅母迎出来站在台阶上,拘谨温厚地招呼说:“请屋里坐。”举止和神态如同往常接待来家的客人一样。”龚梅芳忍不住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舅妈。”    


舅母一时惊喜得合不拢嘴:“哎呀,是梅姑回来了呀……”坐下来以后,舅母抓着龚梅芳的胳膊一直不松手,自从两个孩子订婚以后,舅母看龚梅芳的神情就和从前不一样了,她急忙问道:“岗松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他还好吗?”龚梅芳故作轻松地说:“表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一时半会还回不来。”说完,赶快把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舅妈,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过几天就到江口镇去教书。往后我会常来看您们的。”

陆先生端坐在一边插不上话,对着龚梅芳的眼睛瞅了又瞅,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明亮又清澈,这种眼睛首先给人一种厉害的感觉,有某种天然的凛凛傲气;这种眼神是有聪慧灵秀的底气做支撑的,这种眼神又绝不是一般的女子所能拥有的,难怪心高气傲的儿子会爱上她。寻常百姓家的纺线车、织布机、锅前灶后,无论如何是藏不住这样一双眼睛的。

“舅舅,您这样盯着我看是不认得我了吗?”看着舅舅专注的眼神,龚梅芳笑着说。舅父愣了愣神也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有某种预感,岗松绝不是像她说的那样“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一种不祥之兆让陆先生坐立不安起来。

龚梅芳起身告辞,说要赶到学校去报到。舅父吩咐舅母到药铺去照看,自己去送龚梅芳一程。走出这个和她有着某种特殊关系的家门,再回头凝望一眼生养表哥的地方,龚梅芳心潮起伏,百感交集,她转身悄悄地擦掉了眼泪。

龚梅芳的细微的表情逃不过舅父的眼睛,他轻声问到:“岗松到底出啥事了?你要跟舅舅说实话。你是舅舅看着长大的,你的谎话骗不了我。”舅父的话把龚梅芳怔住了,她一路编织着善意的谎言,就是不想让两位老人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能瞒一天是一天。她没有想到这严峻的时刻会来得这么快。

陆先生的药店人来人往,也是信息量较大的地方。国内外发生的一些大事,陆先生自然也是有所耳闻,只是从不开口评说。事已至此,龚梅芳只好把表哥牺牲的经过告诉了舅父,这场灭顶之灾令人猝不及防,陆先生顿时犹如五雷轰顶,万箭穿心。龚梅芳搀扶着年迈的舅父,在离家不远的溪沟边抱头痛哭。

如血的残阳,映照着呜咽流淌的溪水,也照在两个断肠人的身上。许久,舅父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说:“梅姑啊,岗松说的没错,你是个干大事的女子。你别惦记我们,去做你想做的事吧。”“舅舅,是我没有照顾好表哥。您们还有我呀,您和舅妈都要多保重啊!”龚梅芳哽咽着说。

望着舅父蹒跚的背影,龚梅芳心如刀绞,她发誓决不让表哥的血白流,她立志要在家乡寻求一条光明的道路。

 
     十一、宣传妇女解放,创办妇女识字班

在省城求学期间,龚梅芳阅读了大量“五四”以来进步刊物上的文章,认识到了封建统治阶级的残酷压榨对劳动人民造成的深重苦难。龚梅芳从小就在乡村里长大,通过参加闹学潮以及对罢工工人访贫问苦,让她更加深切地感受到了劳苦大众的疾苦以及封建礼教对广大妇女的迫害。  

龚梅芳在学校任教期间,不失时机地向学生进行宣传,她讲军阀混战,讲民不聊生,讲妇女解放,讲男女平权。她把一些进步书刊推荐给学生们看。学生有什么困难,她都帮助解决;学生之间发生争执,她也出面调解。龚梅芳像一块磁石一样,把学生们吸引到自己身边。

1926年的秋天,发生在姑妈家幺女香菱身上的一件触目惊心的事件,让龚梅芳下定决心辞去学校教员的工作回家乡创办“妇女识字班”。

表妹香菱年方十七,眉目清秀,乖巧勤快。打小就羡慕表姐龚梅芳有一双大脚板,走起路来风风火火;佩服表姐能识文断字,见多识广有主见。

然而,不幸却悄悄地降临到了香菱的身上。她的父母按媒妁之言“拿八字”为她订下一门亲事,男方就在邻村鲜家港,家境还不错,小伙子虽然年龄大了点,但看上去人长得还算周正,后来才知道了小伙子原来患有母猪疯(癫痫)。为此,姑妈家以种种借口推迟婚期,但婆家仗着有一个在沮漳河当土匪的舅舅,霸道地把婚礼定在了端阳节。姑父收了人家的彩礼,只好应承下来,过两天婆家就要抬轿子来接人了。

香菱以哭闹、绝食的办法来抗拒这门婚事,皆无济于事。最后万念俱灰,她绝望地用一根裤腰带把自己吊在了门框上,想就此一了百了。幸亏姑妈发现得及时,这才捡回了一条小命。姑父姑母泪水涟涟,后悔不已。

龚梅芳闻讯赶来,陪同姑父带着彩礼来到男方家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态度坚决地反对这种封建包办婚姻。龚氏家族在凤台村乃至七星台一方也算得上是大户人家,龚家姑娘反叛的性格与伶牙俐齿乡邻们早有所闻。对方被龚梅芳正义凛然的神情所震慑,最终同意退掉了这门婚事。

这件事不仅改变了香菱的命运,也震动了凤台村,特别是让凤台村的妇女有了反对封建包办、争取婚姻自主的意识。这个时候的龚梅芳,已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她要在凤台村开先河创办“妇女识字班”,让更多的姐妹学习文化知识,接受新的思想,反对包办婚姻,争取男女平等。她的想法得到了母亲、幺弟和姑母一家人的支持,幺弟说:“姐姐,我已经和大哥分家单过,我把堂屋腾出来给你办学。”

“妇女识字班”,就在1926年的秋天正式开学了,第一批来报名上课的学员,是一群未出阁的小姑娘,她们带着对知识的渴求,对新生活的向往,勇敢地走进了识字班。村头的戴中秀大姐说,她也很想来读书识字,丈夫也非常支持,就是白天有一大摊子家务事要做,田里还有干不完的活,如果你也能办夜校,会有更多像我这样的家庭妇女都来读书识字呢。

戴中秀的话提醒了龚梅芳,为了让更多的姐妹们能断文识字,她又开办了夜校。一时间,凤台村的姐妹们纷纷加入到识字班来念书。姐妹们渴望知识的热情,更加鼓舞了龚梅芳办学的信心。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龚梅芳在家乡结识了一大批如阮瑞麟、李道生、阮德斋和阮本槐、戴中秀夫妇这样的有识之士,龚梅芳的人生从此掀开了新的篇章,在以后的峥嵘岁月里,龚梅芳和他们一起在党的领导下,并肩战斗,出生入死,浴血奋战,为建立新中国,为家乡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未完待续。本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把自己的小小文字放在这里。就只是天天念叨的小情绪。
  
  • 岁月如歌
  • 发表于:2021/7/2 19:31:14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谢谢大家点赞支持!
  
  • 岁月如歌
  • 发表于:2021/7/4 10:23:36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谢谢大家点赞支持!
  
  • 超哥
铁杆儿会员论坛版主实名认证会员
  • 发表于:2021/7/4 17:43:15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点赞!
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 谢谢超哥!??????
2021-07-05 13:17:43 回复
  
  • 岁月如歌
  • 发表于:2021/7/7 12:52:45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 岁月如歌
  • 发表于:2021/7/16 9:08:30
  1. 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