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主题: 铁血傲梅映凤台(上)王晓芸

  • 岁月如歌
楼主回复
实名认证会员论坛版主铁杆网友
  • 阅读:65175
  • 回复:7
  • 发表于:2021/7/1 17:06:1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枝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铁血傲梅映凤台
                         作者 王晓芸

烈士档案
龚梅芳:女,生于1905年,七星台镇人。1927年初参加革命,同年3月任凤台区妇女协会主任。1928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2月任中共当阳县第七区妇女协会主任。1929-1930年,带领域内进步妇女开展反饥饿斗争。1931年,随中共鄂西特委书记张宗理到洪湖苏区,参加建设、保卫洪湖苏区的工作。1932年,国民党军队开展对洪湖苏区的大规模“围剿”,在保卫苏区的战斗中英勇牺牲。龚梅芳是枝江地区最早的女共产党员之一,是枝江近代妇女解放运动的开创者之一。

                  铁血傲梅映凤台   

             一、风雪之夜,梅芳出世

龚梅芳,乳名梅姑,湖北省枝江县七星台镇人。

这里古代属楚,周称丹阳,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秦因“蜀江至此如乔木分枝”而得名。适宜种植小麦、水稻、棉花、花生、油菜等农作物,还盛产莲藕和鱼虾。更重要的是,民国初期,这里一直都是川东鄂西国民党新军阀及各地方势力虎视眈眈、争相抢占的地盘。

龚梅芳就出生在丹阳境内七星台镇,一个茂林掩映、湖汊纵横名为凤台的小乡村里。古老的沮漳河,绕过秀丽的村庄在不远处注入长江。凤台村附近还有凤台街遗址及宋家楼子墓群。优越的地理条件和生态环境,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05年农历腊月十九的夜晚,北风呼啸,天气异常寒冷,漫天大雪纷纷飘落,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龚府里的人却都在热热闹闹地忙碌着,准备迎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户主龚本儒走进正房堂屋,在祖先灵位前点上一炷香,他希望妻子能再给他生一个儿子,让龚氏家族的香火越烧越旺。子夜时分,东厢房里传出婴儿清脆的啼哭声,从这响亮的哭声中,龚本儒判断,应该是个男孩。这时,接生婆走过来说:“恭喜恭喜,是个千金小姐,生下来就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长得白白净净,周周正正的,本儒大爹好福气哟。”

龚本儒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儿子龚家轩,现在再添一个闺女,有子有女,正好凑成一个“好”字,这是天赐的福分。龚本儒走到窗前,听到屋外呼啸的北风,嗅到从窗棂缝隙里飘进来的一缕缕腊梅的芬芳,于是,他给闺女取名梅芳,乳名梅姑。


20世纪初的中国,正处于“烽火连天日影斜”的军阀混战之中,外侮内乱,山河破碎,到处都是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的景象。龚本儒希望闺女能像院子里傲雪怒放的梅花那样,不畏严寒,不惧风霜,美丽芬芳,给龚家带来吉祥和安康,因为这个世道实在是太不安宁了。

龚梅芳的父亲龚本儒,在凤台村龚氏家族中是一位有威望的长者。龚家有着淳厚的祖德和殷实的家业,乡下有良田,在江口镇上还有店铺。龚本儒参加过乡试,考中秀才以后,一心想着光宗耀祖,不料屡考举人不得中,眼看着年龄渐长,拖家带口,作为龚家长子,理当撑起龚氏家业就只得放弃了。清末时也曾想花钱捐个官做,但最终还是谨记祖训超然处世,没有走上仕途。他在经营店铺、下田劳作之余,仍然早晚诵习,念书写字。龚本儒思想开明,为人谦和,常常帮乡邻们解读乡规公约、也热心地为左邻右舍代写家书;每逢新年到来之际,更是乐意挥毫泼墨写一些辟邪除灾、迎祥纳福的春联送给乡亲们,深得乡邻们的信赖。

龚梅芳的母亲陆桂枝是个大家闺秀,嫁到龚家是完全符合门当户对条件的。她的娘家住在问安镇。问安镇与荆州、当阳接壤,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

陆桂枝的娘家从曾祖父辈算起几代行医,陆父坐堂就诊,兼营中药。陆家悬壶济世,治病救人,高尚的医德赢得了极高的威望,在问安镇上也是殷实之家。陆郎中喜以中药药名给孩子们取名,桂枝排行老三,上面已经有了大哥厚朴,二哥槐实。陆父为幺姑取名“桂枝”,希望女儿如桂枝的功效一样,“助阳化气、温经通脉、调和营卫。”陆桂枝也正如父亲所愿,温润平和,娴静端庄。

陆父思想开明,允许家里的女孩和男孩一样到私塾念书识字。龚梅芳的母亲陆桂枝知书达理,贤惠能干,无论是操持家务,还是针线女红,在族人和乡邻的眼里都是一把好手,是个当之无愧的贤妻良母。她一连为龚家生下三个儿女,且个个干净利索,有模有样。作为中医世家的闺女,从小闻着中药味儿长大,耳濡目染,也算得上是半个郎中。在凤台村,谁家有个头疼脑热,伤风咳嗽的找上门来,龚梅芳的母亲常常是有求必应,给乡邻们带来了许多方便。受过她恩泽的乡邻们,都会把自家最好的稻米、禽蛋送上门来答谢。

龚梅芳两岁的时候,母亲又为她生了一个弟弟龚家鹏。小弟出生后,母亲的身体日渐虚弱了,还要操持一家人的生活起居,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照看她。龚梅芳刚学会走路,就和村里的孩子们在坝上的杨树林里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奔跑玩耍。

枝江凤台一带,人杰地灵。龚梅芳凝聚了古丹阳的天地之灵气,长大后,她把赤诚的丹心碧血献给了这片热土,成为了为家乡凤台增光添彩的杰出女性。

 

             二、幼小心灵,崇拜英雄


岁月就像沮漳河的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奔腾不息。龚家屋后那一丛丛青翠欲滴的竹园,是孩子们拔竹笋、捉迷藏的好地方;凤台坝上烂漫的花朵和翩翩翻飞的蝴蝶,总是让孩子们流连忘返。捕知了、捉蜻蜓、在小沟溪里捞鱼摸虾,更是让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只有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才想起来该回家吃饭了。

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劳作了一天的大人们都坐下来休息,孩子们把竹床、拖椅抬到院子里乘凉。这时,乖巧的龚梅芳总是会给父亲端来一杯茶,坐在父亲旁边听他讲故事。她爱听“抗金英雄岳飞”的故事,也爱听“穆桂英挂帅大破天门阵”的故事。她常常听得入迷,晚上做梦都想着自己将来也像岳飞、穆桂英那样,做一个精忠报国的英雄。

龚梅芳不光崇拜英雄,和小伙伴们玩游戏的时候也喜欢充当英雄,每当她看到谁倚强凌弱仗势欺人的时候,不管别人比她大多少,她都敢打抱不平。龚梅芳个性强,脾气急,爱跟人争理,大哥常常甘拜下风。父亲常常叹息道:“我的梅姑投错胎了,要是个男儿就好了。”

龚梅芳不服气地说:“女儿哪点比男儿差了!我就不信我不如男儿。”父亲喜欢她那股不服输的劲,但又暗暗担心闺女这个脾气长大了要吃亏。

过年的时候,大舅家的儿子陆岗松会来给姑父姑母拜年。表哥在省城读书,在龚梅芳眼里,他就是个见多识广有本事的人。晚饭后,围坐在火塘边,她会缠着表哥给她讲外面的世界,表哥非常喜欢这个聪慧的小表妹,给她详细地讲解“鉴湖女侠”秋瑾的故事。秋瑾的故事深深地感动着龚梅芳,她想,我长大了也要成为像秋瑾那样的人。

             三、私塾启蒙,天质聪慧


龚梅芳七八岁的时候,父亲龚本儒在自家后院开办了一个私塾学堂,取名“凤台书屋”。当晚,他挥笔写下“耕读传家”四个大字,用面粉糊糊郑重地张贴在书屋的正中。私塾先生姓戚,长衫布衣,是江口永收垸人。学堂里除了龚梅芳,大哥龚家轩、小弟龚家鹏之外,还有本族和本村家境较殷实的几个男孩,戚先生每天带着一群孩子咿咿呀呀地读的都是《百家姓》《三字经》《增广贤文》等启蒙课本。

在交通闭塞、偏僻贫穷的小乡村里,村里的老百姓大多没有念过书,祖祖辈辈蜗居在穷乡僻壤,穷人家的孩子没有多少念书识字的机会。像龚梅芳这样女孩子能在私塾读书更是凤毛麟角。

龚梅芳天资聪慧,先生教的书很快就能倒背如流,但读的时间长了就不免感到乏味,上课开起了小差,悄悄地玩起放在书包里的树叶、花朵来。不过当先生让她背书的时候,再难的书她也能高声大嗓、流利顺畅地背下来。在学堂里,学生们偶尔也会捉弄一下先生。

夏日的午后,听着窗外“知了、知了”的蝉鸣声,年过半百的先生就开始犯困,他吩咐学生们描红写字,自己歪斜在藤椅上睡着了。听到先生的呼噜声,孩子们也坐不住了,悄悄地溜了出去。龚梅芳麻利地爬上一棵大树,敏捷地捕捉到一只知了,轻轻地放在先生宽大的袖子里,知了吓得忘记了叫唤,在先生袖子里东奔西撞,上窜下跳。先生在睡梦中醒来,从衣衫里抖出了那只知了,他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先生勃然大怒,厉声喝道:“这是谁干的?赶快跟我站出来?”学堂里顿时鸦雀无声,孩子们吓得不敢抬头。“做了坏事不敢承认了是吧?再不站出来每个人都要挨板子了。”先生把戒尺在课桌上敲得“啪啪”直响,孩子们把惊慌失措的目光转向龚梅芳。

这时候,龚梅芳不慌不忙地走到先生面前,毫无惧色地说:“先生,是我干的,与他们无关。”她那副“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样子,让在坐的孩子们由衷地佩服,也令先生很是惊讶。先生跟龚梅芳的父亲说,像梅姑这样有胆识,有担当,遇事沉着冷静的女娃真不多见。他叮嘱龚梅芳:“不要淘气,一定要静下心来好好念书。”龚梅芳认真地点头,虚心地接受先生的教诲,潜心认真读书。

 
           四、以死抗争,拒不缠足


那个年代的女孩子,到了五六岁的时候就要被缠足,把除了大脚趾以外的其他四个脚趾按住折在脚心上,用一条长长的裹脚布,缠成一个尖尖的辣椒形状,还美其名曰“三寸金莲”,被视为最美的脚。按照当时的社会习俗,脚的大小是女孩子美丑的标准象征。只有少数穷人家的女子要下田干活不缠足,被轻蔑地称为“大脚婆娘”。

这个时候的中国,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已经推翻了近两千年的封建帝制,但长期以来的封建意识和陋习,还是根深蒂固地禁锢着人们的思想,特别是对妇女的束缚。因此,在地处鄂中偏西的偏僻小乡村里,妇女缠足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龚梅芳八九岁的时候,族里的长辈们和村里人就开始议论,一个女孩子整天混在男孩子堆里念书,疯来疯去成何体统。龚梅芳的母亲虽然从小深受缠足之苦,而且终生痛苦不堪。但在母亲的思想里,男人是树,女人是藤,女人一生最重要的是嫁一个好丈夫。她再怎么心疼梅姑,但只要想到再不缠足就会影响女儿日后的人生,嫁不到好人家,还是不得不狠下心来要给她缠足。

母亲深知龚梅芳倔强的性格,决定慢慢地感化她。于是熬更守夜地给她做了一双漂亮的尖尖绣花鞋。母亲把龚梅芳叫过来,和颜悦色地说:“梅姑啊,你已经长大了,妈给你做了一双绣花鞋,穿上试试好不好看?”

龚梅芳一看,心里全明白了,母亲这是要给她缠足了。她亲眼看见姑妈家的姐妹比她还小就开始缠足了,疼得直哭,现在也轮到自己了。她下定决心坚决不缠足,缠了足就不能和哥哥们一样,在院坝里,在田埂上自由自在地奔跑了。

“妈,我坚决不缠足。女孩子好好的脚,为什么要缠成又丑又臭的尖尖脚,你自己不是多走几步路就疼得直掉眼泪吗?”龚梅芳企图说服母亲。 

“梅姑,妈就知道,你外婆的外婆她们一辈一辈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你不能坏了祖宗的规矩。缠足是有点痛,但只有这样你将来才能找个好婆家呀。”这就是母亲让她缠足的硬道理。

龚梅芳眼看说服不了母亲,她大声哭喊:“我不缠足,我不找婆家。”然而,这次任凭她怎么哭闹,母亲就是铁了心。她叫来姑妈和婶娘,按住龚梅芳把脚缠住,穿上那双小尖鞋,不让她出去上学。龚红梅见哭闹、撒娇全不管用,于是就不吃不喝,表示宁死也不缠足。母亲还以为小孩子闹几天就好了,饿了自然就会吃饭的。没想到,龚梅芳果真就是不吃不喝,任凭母亲送来她最爱吃的韭菜煎鸡蛋,她都不闻不看,犟得像一头毛驴。龚梅芳看母亲有些心软,便一瘸一拐地跑出房间,她找来剪刀,三下两下就把小尖鞋、裹脚布剪得稀巴烂。   

父亲看在眼里,只好慨叹:“梅姑性格倔强,你就随了她吧。”龚梅芳在家乡开风气之先,摆脱封建束缚,以死来抗争保住了一双天足,为她日后走出凤台,走进省城的学堂,走上革命的道路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五,进步书刊,暗夜的明灯


1920年的中国,外侮内乱,军阀混战,山河破碎。此时的武汉,风云激荡,英雄际会,思想丛生,主义萌发。同年10月,董必武与陈潭秋在武汉建立了共产主义小组,一个新的时代,从此开始,一种新的信仰,在此确立。小组成员在武汉中学,武昌高师,省立一师,省立女师组织进步学生参加研究会,宣传马克思主义。

龚梅芳的表哥陆岗松,当时正在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就读,心怀救亡图存的使命担当,他毅然参加了进步学生研讨会,成为最早积极投身于大革命的滚滚洪流的先锋。1922年,陆岗松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作为陆家的长孙,祖父对其自然是寄予厚望的。按照陆老先生的惯例,仍然以中药名为孙儿取名“岗松”,希望陆家的子孙像生长在荒山草坡上的“岗松”一样,耐旱耐寒,坚毅蓬勃,顽强生长。

光阴荏苒,转眼间龚梅芳已经是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了。随着形势的变化,江口镇也建起了县立江口小学,戚先生受聘担任学堂的教员,凤台书屋正式关闭了。这个时候,龚梅芳的家里也发生了重大变故。她的父亲患上了很严重的肺痨病,日夜咳嗽不停,身体每况愈下,近来已经开始咯血了。他深知自己时日不多,他得赶紧为儿子张罗婚事,把家业传承到长子手里。待父亲完成了他的心愿就辞世了。

 大哥龚家轩继承了家业。他既不能经商也不愿下田,当地人把这种既不能文也不能武的人叫作“郎不郎,秀不秀。”现在的龚家,除了靠出租祖业的那点田地外,已没有了其他的经济来源。

父亲去世后,龚梅芳也失去了读书的机会。一方面是对父亲的思念,另一方面又渴望着继续求学,龚梅芳陷入了极大的苦闷之中。她向大哥提出要到县立小学去念书的想法,却遭到满脑子封建思想的大哥坚决地反对:“在私塾读几年书就足够了,你一个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女子无才便是德,早晚要嫁人的。”裹着一双小脚、一字不识的大嫂也在旁边帮腔:“你大哥说得对,一个女孩子哪能和男孩子一样到外面去闯荡呢?抛头露面伤风败俗,你就在家跟着我学做针线活,料理家务,再找个好人家嫁了。”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为此,苦闷之极的龚梅芳只得写信求助表哥陆岗松。

这期间,凤台村以外的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批接受了反帝爱国思想的知识分子,在新文化运动中积极宣传新的思想。而在枝江,最早接受马列主义思想的则是龚梅芳的表哥陆岗松。陆岗松把一些进步刊物让弟弟捎给龚梅芳,还写信鼓励她在家自学,并教导她要与兄嫂和平相处。

龚梅芳躲开众人,常常藏在竹林深处,如饥似渴地读那些进步书刊,写日记,有不理解的地方便用写信的方式向表哥请教。她被表哥捎来的书刊深深地吸引着,如同在暗夜中遇见了一盏明灯,在闷热的竹林中吹进了一股清风;又如同一把把金钥匙,打开了龚梅芳追求真理,认识世界的大门。

龚梅芳童年时常到外婆家小住,鬼灵精怪的小丫头深受舅父舅母的喜爱。龚梅芳爱跟着表哥表姐们下河捞鱼摸虾、爬树掏鸟窝,和表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表哥的进步思想和儒雅的举止,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龚梅芳,也悄悄地打开了她少女的心扉,近两年的书信来往,更是让两个志气相投的年轻人互相吸引着,他们已经心心相印,深深地爱上了对方,从而让龚梅芳产生了更加强烈的要外出求学的愿望。

 
           六、逃离封建樊笼,走上光明之路


龚梅芳的眼界不断开阔,她把这些年自己所读的书,所接受的进步思想,向凤台村的同伴、姐妹、婶娘姑妈也包括大嫂在内进行传播。从当初只是为了争取这些人支持自己外出读书,到后来发展到寻求社会变革的强烈愿望。

思想守旧的大哥和大嫂已把龚梅芳当成了累赘,他们要千方百计地挫败和消磨她的意志。于是他们四处求媒,要把龚梅芳嫁出去,免得她再出幺蛾子,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情来。    

1924年正月初五,一个祥和而热闹的日子,这一天是龚梅芳母亲的生日,母亲娘家亲人们都来到龚家跟姑妈拜年、祝寿。人群中,龚梅芳突然发现了表哥陆岗松的身影,心里顿时惊喜得“砰砰”直跳,看见表哥笑眯眯地望着自己,龚梅芳突然就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

龚梅芳和陆岗松走到后院的竹林里,她急切地提出想跟着表哥到省城去读书的愿望,陆松岗望着龚梅芳笑着说:“梅芳,我这次回来已经和父母商量好了,就是专程来接你的。”龚梅芳听了,顿时喜出望外,眼睛里闪着晶莹的泪花,这对心心相印的年轻人把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龚梅芳的母亲非常细心,她已经发现女儿看陆岗松的眼神有些不自然,不像看其他几位表兄那样平淡。梅姑已年满十九,婚姻大事一直就是母亲的一块心病。父亲在世的时候,他们没有为女儿包办婚姻。在母亲的内心深处,她更为真切地期望着女儿有个幸福的人生。看着挺拔英武的侄儿岗松,龚梅芳的母亲打心眼里喜欢。


俗话说得好“爷亲有叔,娘亲有舅。”龚梅芳知道舅父的话在龚家向来是有份量的,也感受到舅父一直是非常疼爱自己的,她希望借母亲娘家人的力量说服大哥让她外出求学的心愿。于是,龚梅芳趁着这片温馨和谐的气氛,正式地向当家的大哥龚本轩提出到省城去读书的要求。

方才还是热闹喜庆的氛围,因龚梅芳突然提出要外出读书之事,气氛骤然就紧张起来。一开始大哥还碍着众人的面子劝说着:“梅姑呀,我早就说过,你一个女孩子家读那么多书有何用?你也不想一想,这些年,我要管全家老小的吃穿,供幺弟上学,我哪里还有钱供你读书?”龚梅芳接过话来心一横说道:“父亲去世时就已经说清楚了的,我的嫁妆钱由你暂时代管。那现在你就把我的陪嫁钱拿来让我读书吧,我以后不要陪嫁了。”大哥已经没有了耐心,他压低嗓门瞪着龚梅芳:“你别逼我了,你现在想要嫁妆钱我还真拿不出来。”龚梅芳毫不示弱,她说:“该我应得的嫁妆钱是父亲留给我的,你应该给我。”

听到兄妹两人的争吵,龚梅芳的母亲别过脸伤心垂泪。舅父陆厚朴端坐在八仙桌的上方,他端起茶杯轻轻地呷了一口茶,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落在大哥龚本轩的脸上,他郑重地说:“我们今天来到这里,一是跟姑母拜年、祝寿。二是还有一件更主要的事情,那就是尊重岗松和梅芳的意思,来正式向龚家提亲的,我刚才已经征得了你母亲的同意。没有嫁妆,我们绝不会在意,定会待梅芳如亲闺女一般。如你无异议,我们就订在正月初八为他们热热闹闹办一场订婚宴,彩礼就作为梅芳的学费。目前,岗松已经应聘为武昌高师的教员,过了正月十五,就让他俩一同赴省城,等梅芳完成了学业,我们再跟他们完婚。你看如何?”

听完大舅的这番话,龚本轩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他眼神复杂地看了龚梅芳一眼,又分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一切都按照双方家长的安排和当地的风俗礼仪,龚梅芳和表哥如期地完成了订婚程序。


春天的脚步,轻盈地来到了凤台村,大地回暖,草木复苏。朵朵桃花在枝头绽放,布谷鸟在召唤着播种,龚梅芳心情和春天一样温暖明媚,她怀揣着一颗对进步思想的渴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表哥陆岗松一同踏上了去往省城的征程,等待他们的将是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和一个崭新的世界。   

(未完待续。本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作者简介:王晓芸,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岁月如歌》,建有个人公众号“芸上时光”。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把自己的小小文字放在这里。就只是天天念叨的小情绪。
  
  • 超哥
铁杆儿会员论坛版主实名认证会员
  • 发表于:2021/7/1 17:17:02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为佳作点赞!
  
  • 岁月如歌
  • 发表于:2021/7/2 19:26:55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谢谢超哥点赞支持!
  
  • 岁月如歌
  • 发表于:2021/7/4 10:23:04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谢谢大家关注支持!
  
  • 岁月如歌
  • 发表于:2021/7/7 12:52:30
  1. 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 岁月如歌
  • 发表于:2021/7/16 9:08:19
  1. 6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 岁月如歌
  • 发表于:2021/8/23 9:39:20
  1. 7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