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主题: 古镇汉韵(大德)

  • 阿波罗
楼主回复
论坛版主论坛首席
  • 阅读:90258
  • 回复:4
  • 发表于:2020/3/9 22:49:33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枝江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古 镇 汉 韵(大德)

乡风阵阵敞开温暖的怀抱,乡情依依拔动回乡游子的心弦。我站在古镇狮子口眺望,透过依依杨柳,遥看着饱经风霜的扳壁房、风火墙,走过曲曲弯弯的老街小巷,我的心情象大海一样久久不能平静;悄悄地推开古镇上的那一道道门,慢慢打开古宅上那一扇扇窗。雕栏玉砌中许多悠悠古韵,轻轻地,轻轻往外泊泊流淌。似有那熟悉的汉剧西皮流水曲牌在耳鼓响起…。


古镇因为古老成为记忆里的古色古香,呈现着一片祥和宁静气息,这不正是今天的我们所怀念的吗?古宅褪色了,记忆设有褪色,时间流逝了,日月依旧照古镇。万里镸江滚滚东去,日月星辰一路向西;水府前的庙纤夫石啊,勒痕历历在目,见证了古镇的岁月沧桑……。啊!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从这里走出去。这里,还是那个繁忙热闹、拥挤狭窄、亲切温和的古镇吗?还是那京胡声声、竹笛悠悠,乡音不改的故乡吗?我期盼着,迈开双腿,去搜寻旧日的纪忆;我穿越时空,寻觅旧日的足迹,寻找那别梦依稀的儿时乐园。



斗转星移,近四十年过去了。古镇董市金盆山寺的晨钟,水府庙的暮鼓,赛龙舟的喧嚣,闹元宵的花灯,还有《那陈鸿顺》餐馆过齿留香名菜《狮子头》,熊家发糕辅让人垂诞欲滴的甜发糕;《蔡松兰》斋货铺的酥糕、月饼……,都让远方游子难于忘怀。


记忆犹新的是古镇的传统汉剧。汉剧源于汉代,至令已有1700多年历史。汉代蜀相蕫和就是古镇人。早在三十年代,古镇就成立了业佘汉剧团。我父亲年轻时就是古镇业余汉剧团首席京胡琴师。父亲从小酷爱戏剧,他不到十二岁,就到宜昌《方济亚》黑白铁辅学徒。晚上常常到汉剧班子蹭戏,学拉京胡,结识了汉剧班子的生、日、净、丑一班好朋友。解放前父亲回到古镇成家,靠我外婆在宜昌圣母堂帮工攒下的32元大洋,来到古镇开了家黑白铁加工店,养家糊口,同时也成为古镇业余汉剧团汉剧京胡琴师。那年,街头来了卖唱的流浪艺人,是老翟师傅和一支名叫"听盗"的狗,老翟与狗又病又饿,倒在我父亲的黑白铁门店前。父亲赶忙把衣衫破烂,骨瘦如材的老翟和狗收留到我家。大病愈初愈的老翟告诉父亲,他是在三斗坪阻击日本鬼子后,身受重伤,从死人堆逃出的国军伤兵,他原是专业汉剧团琴师。除了拉得一手京胡,其余一无所能。父亲和老翟因戏剧结缘,一见如故。他俩常常在戏剧艺术上切蹉交流,戏到浓时,又拉又唱,小狗《听盗》也摇头晃脑。父亲惜才,好吃好喝相待老翟养身体,不让翟干任何话。父亲从此和老翟成了莫逆之交。老翟这一住下来就是多年,直到古镇迎来解放才回南方老家。几年切蹉,父亲京胡水平更是日益精进,锦上添花。那年天灾,为了一家大小生计,父亲挑着自铁产产品串乡卖货,被日本鬼子抓了劳工。整天戴着镣铐干着繁重的体力活。一天,父亲看到汉奸翻翻译官与鬼子小队长在学拉京胡。那鬼子弦也调不准,拉的声音好似铁锹插沙似的令人难爱。我父亲出于艺术本能,吼了几遍,"别杀鸡子啦"。汉奸挥鞭就打我父亲。鲜血顿时糊住了眼睛。鬼子队长凶恶地说;"你的,拉京胡的干活!"父亲悲从心来,不卑不亢地拉起汉剧《击鼓骂曹》片段。鬼子不知被骂,反而下跪在地,要学中国京胡。父亲灵机一动,在胡乱教了他们几天京胡后,汉奸便指派父亲到厨房干杂活。在一个大雾弥漫的凌晨,寒风象刀子一样刮得脸上生疼。父亲借帮厨师买菜之机,偷偷逃出了鬼子魔掌。
 

古镇戏台建在老《大圣观》,是长9米,深7米,高1.6米。前4排是固定嘉宾座,后面都是看戏人自带板凳,每逢汉剧演出,只容1000人的小戏院总是挤得爆满,却秩席井然。我从两岁起,父亲就带着我坐在他舞台乐队首席京胡演奏师坐位旁边。每场演出,我都目不转睛、聚精会神看完全场。那悠扬宛转、韵味十足的生、旦,净、丑唱腔,那令人目不暇接的唱、做、念、打功夫,那五彩缤纷、美能美奂的传统戏装,把我带入美妙的音画艺术世界…。汉剧成了我走上绘画艺术之路的启蒙老师。



古镇人懂戏,爱看戏,从我记事起,年年古镇在后街扎起大场子,请来《河北梆子》、《河南梆子》,楚剧、歌剧、黄梅戏,大把戏 (马戏团)轮流登台,评书、秧歌剧,采莲船,闹花灯,此起佊浮,热闹非凡。


记忆犹新的是1963年,古镇业余汉剧团演出的汉剧《自蛇传》,由男青衣扬风池、男花旦表哥罗九皋、小生我三叔主演,由我父亲和天福哥操琴,何建禄司鼓。在《大圣观戏台》连演十五场,场场爆满,大街小巷,十里八乡,携老抹幼,纷纷一睹为快。汉剧《白蛇传》表现的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爱恨情仇大团圆的故事:年轻书生许仙路过西湖遇雨,与白蛇、青蛇幻化之白素贞、小青同舟;白素贞、许仙互生爱慕,许仙将雨伞借给白素贞,订期往访,二人成婚。金山寺僧法海暗地告诉许仙白素贞是蛇妖所变,唆使许仙于端阳节劝白素贞饮雄黄酒。白素贞现原形,许仙惊死。白素贞乃潜入昆仑山,盗取灵芝仙草,与鹤、鹿二童格斗。幸南极仙翁见怜,赠以灵芝,救活许仙。许仙上金山进香,多日不还。白素贞偕小青到金山寺,恳请法海放回许仙,法海不允。白素贞乃聚集水族,水漫金山,法海也召来天兵天将。白素贞因有孕,体力不支,败退下来,败至断桥,腹痛难行。许仙赶来,小青恨许负心,拔剑要斩。白素贞因夫妻情深,极力为许仙解脱,许仙一再谢罪,三人和好如初,同投许仙姐丈家安身。白素贞生一子,法海于婴儿弥月之期,将白素贞摄入金钵,压入雷峰塔下。紫红色大幕拉开,四盏人工煤气灯把舞台照的雪亮。“苦啊!“一声韵味十足的叫板,由男旦杨凤池扮演的白素贞碎步上场,与表哥扮演的小青、三叔扮演的小生许仙唱道:“青妹慢举龙泉宝剑, 妻把真情对你言。 你妻不是凡间女,妻本是峨嵋一蛇仙。 只为思凡把山下,与青儿来到西湖边。 风雨湖中识郎面,多蒙结发共舟船。 红楼交颈春无限,我助你卖药学前贤。 端阳酒后你命悬一线,我为你仙山盗草受尽了颠连。 纵然是异类我待你的恩情非浅, 腹内还有你许门的香烟。 你不该病好把良心变,你不该随法海上了金山。 妻盼你回家你不转,可怜我鸳鸯梦醒只把愁添。 寻你来到金山寺院,只为夫妻再团圆。 若非青儿她拼死战,我腹中的娇儿也难保全。 莫怪青儿她变了脸, 谁的是谁的非你问问心间“。杨凤地声情并茂的演唱顿使台上台下哭成一片。戏迷们也一板三眼,一咏三叹,摇头晃脑,陶醉其中。掌声、喝来声此起彼浮。


民国初年起,宜昌、沙市汉剧团与蕫市业余剧团在艺术上相互切蹉,相互交流,常来常往。常常宜昌、沙市、董市剧团联手演出。三家云聚一堂,演出不少精采剧目。董市汉剧团演员有不少人是专业剧团的超级票友。那年宜昌市汉剧团来蕫市演出,父亲的好友刘晓宝、刘晓琣主演三场《王老虎抢亲》,场场爆满。刘晓宝扮的丑角祝枝山幽默恢谐,小生刘晓蓓扮演的唐伯虎从小生反串到青衣惟妙惟肖,既有小家碧玉的楚楚动人,又有多情公子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三地汉剧团常常同台参演,使古镇汉剧水平不断提高,经常到荆沙宣昌一带巡演,名气越来人越大。有一次,演出后余兴未尽,父亲又作东。请主演到江边卤茶馆开堂会交流,大家欢聚一堂,喝着小酒,品着蕫市名吃卤菜,司鼓引出《急急风》,父亲拉响了场西皮曲牌,获得掌声不断,父亲得意门生天福哥拉起了《徐策跑城》,青衣杨风池演唱了白《断桥》,我表哥表演了《拷红》,我三叔表演的周瑜唱作俱佳,令人眼前一亮,胡庆志的《贵妃醉酒》,老生曾福卿的《四郎探母》,小生闫洪钧的《借东风》,武生闫德富《三叉口》,让人不禁拍案叫绝。宜昌专业汉剧团夸奖蕫市汉剧小剧团,大气象,角色全,水平高。我的一家都是汉剧"热角"。那年我们一家参演了演出了《三娘教子》,二妈曾氏饰三娘,大堂哥饰薛义,父亲和二叔拉京胡、京二胡。三叔饰家人,爷爷司鼓,这场演出在古镇誉为美谈,父亲在我五岁前后教我唱会了《三娘教子》中的小薜义、《借东风》周瑜等唱段,偶尔也让我在会堂会上亮一噪子。1964年末,与常香玉、袁风英齐名的武汉汉剧院院长陈伯华来古镇演出,她的拿手戏《柜中缘》、《二度梅》征服了古镇戏迷。陈伯华院长由镇领导和派出所所长以及镇汉剧团演职员陪同,慕名来到我家。陈伯华院长亲自向享有汉剧曲牌活字典盛名的父亲请教了汉剧古曲牌、曲谱,丰富了她《柜中缘》中《小放牛》唱腔。并当场尊父亲为师父。并提出要收我四姐为徒。后来,我四姐成了陈伯华汉剧关门弟子。



说到古镇业余汉剧团不得不提到古镇戏痴胡庆志,他自幼在沙市学唱男旦。少年成名于沙市汉剧团。嗓子倒仓后,回到古镇,他编、演俱佳唱。一生为汉剧而生。是蕫市汉剧团不可多得得的骨干。在动乱中,失去知青下乡的儿子,他一度痛不欲生。可一有演出,他擦干眼泪,粉墨登场,决不耽误演出。在动乱中他被错判为安蕫反共组织联络员,在沙洋服刑期间,因参加劳改系统调演,主演汉剧《和尚背尼姑》一炮而红,也使他案情取得监狱领导重视,提出重审,使他获得平反。


胡庆志回到古镇后,在地方政府支持下参加汉剧团重组。他如获新生,重操旧业,为汉剧复兴奔走呼议,尽其余力,为业余汉剧团重新演出作出不少工作。.那年我和市原文联主席去采访他。只要一提到汉剧,他就眉飞色舞,神采奕奕,眼手身法,不减当年。当时见他无儿无女,孤身一人,晚年生活困难。当时敲定由文联每月给他补助生话费300元。


由于古镇有传统汉戏剧艺术功底,从60年代末到70年代末,古镇编演了不少古典汉剧目。有《打金枝》、《四郎探母》、《三叉口》、《借东风》、《柜中缘》、《辕门斩字》《宇宙风》、《赤叶河》等剧目。还成功地排演了京剧《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多部京剧样板戏……。



我漫步在董市老正街,感概万千。昔日的店铺、企业已无了踪影,少年的伙怑渐行渐远渐远,老街坊已寥寥无几,那遥远的记忆也变的模糊。唯有汉韵楚腔余音绕梁,难于忘怀。传统文化如此厚重的古镇,是我魂牵梦萦的故乡。他应该在历史的进程中变的更好,我期待那一天。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 春云
实名认证会员俱乐部高级会员
  • 发表于:2020/3/10 17:24:59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李元德老师以细腻的笔触,把我们带入千年古镇的繁华竞逐中!
  
  • 春云
实名认证会员俱乐部高级会员
  • 发表于:2020/3/10 17:26:13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詹总在万忙之中精心编辑此文,为宣传董市古镇不遗余力,辛苦了!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